不少人的目標,都是成為下一個王寶強探訪橫店影視城群眾演員生存現狀來源:新文化報 - 新文化網
  1 每天群眾演員都在演員工會等活兒
  2 有劇組來招演員,呼啦圍上一幫“群特”
  3 群眾演員“奧巴馬”擺出奧巴馬的經典造型
  4 胡允許(左)和老郭都是群眾演員,後者的“跩”在橫店很有名
  5 胡允許的演員證,據說5塊錢辦的,進景區可以免票
  新文化周刊Z1版~Z4版
    娛樂圈
    生態調查
    第二期:群眾演員
    寫這篇文字的時候適逢去年大暑,驕陽似火,幾經飛機、公交、大巴的輾轉,記者終於抵達位於浙江省東陽市的橫店鎮。這是座被稱作“影視城”的小鎮子,這次來訪,最大的意圖不是腕兒級明星,而是在這裡默默無聞出演小角色的群眾演員們。據當地人口部門統計,這座人口近13萬的小鎮,外來人口占1/3,其中有近6000人的“橫漂一族”,而這裡面相當一部分人是以群眾演員為職業,大多數演著大家都不認識的角色。
    50萬選一,這是條什麼樣的路
    知名導演趙寶剛,早年間就做過群眾演員,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他透露,他第一次當群眾演員時年僅16歲,當時還是北鋼的工人,被電視劇《周總理的一天》看中,原本以為會是星光璀璨的演員之路,結果進組後卻遭到工作人員的百般折磨,趙寶剛從此再沒當過群眾演員。
    對於從群眾演員中走出來的王寶強,趙寶剛認為,北京大概有50萬群眾演員,這麼多年卻只出了一個王寶強,出名的概率太低了。勸那些想走這條路的人,好好想想。
    記者搜索關於群眾演員協會的資料發現,除了2006年在北京懷柔成立的群眾演員協會以外,全國其他城市幾乎找不到這樣的民間組織。也就是說,全國的群眾演員目前處於一個幾乎無人管的真空狀態。
    記者日前聯繫到北京群眾演員協會,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該協會是由當地及外來喜愛從事群眾演員工作的人自願聯合發起成立的,承擔的是管理、服務、維權等職能,“民間組織缺少系統性,所以我們儘量做到統一公開推薦工作,對工資的發放進行監控,以及進行權益維護、職業規範、教育培訓、合作交流等。同時協會也會負責與影視基地和各影視劇組對接,推薦本會的群眾演員上戲,監督群眾演員,經紀人分別與影視劇組、群眾演員簽訂勞務協議。”記者又聯繫到了幾位北京當地的群眾演員,對於“協會”,他們普遍的反饋是:“有些作用,但總體感覺作用也不是很大。”
    掙著太沒有保障的一份“工錢”
    近幾年,大牌明星們的勞務費水漲船高,動輒就成百上千萬的身價,與之相對比,群眾演員們的工資少得可憐。在影視劇中,大家經常能看到一些特殊的角色,比如妓女,比如抬棺材的,比如死人,這樣的角色是沒人願意演的,演了報酬也相當低,一般都是5元、10元。另外,有身體好的群眾演員嘗試一些挨打的角色,劇組為了鏡頭逼真往往是拳頭鞋底真的打在身上,這樣也就是30元。因為涉及到禁忌,有些“講究”點的劇組,對抬棺材、戴孝或者演死人的演員會有些額外的紅包獎勵,也不過是5元、10元而已。
    周星馳的《西游·降魔篇》中,“荒野四大美女”就是橫店的四名群眾演員,被導演看中,臺詞不少,影片上映後在一段時間內有些名氣,但也只是曇花一現,如今仍默默無聞。極少一部分普通話過關、形象較好的演員,能混成“特約群眾演員”,混到這個級別後,每天的酬勞是500至1000元,臺詞相對較多,但並不是每天都有戲演,每年也只能賺到5萬~10萬元。
    據調查,橫店影視城近三年每年使用的群眾演員都在20萬人次以上,特約群眾演員2萬~3萬人次。每年都會有不計其數的外地群眾演員趕到橫店追夢,同時,又有一大批人帶著遺憾和無奈離開這裡。在幾天的走訪中,記者偶遇了這些年輕的、蒼老的、普通的、有故事的群眾演員。
    ■夢想篇
    要做劉德華那樣的大明星
    受訪者:胡允許,29歲,溫州人。
    橫店的群眾演員最早都混跡在一個叫“演員工會”的地方,地點在鎮上最繁華的萬盛街附近,工會既有管理職能,也是全國各地群眾演員棲息休息的地方,只要有劇組需要群眾演員,劇組的領隊或者導演就會來到演員工會,而每到此時最熱鬧的一幕也就上演,呼啦圍上一群群眾演員報名參演。
    老胡來橫店算是時間比較短的,3個月,之前他在家鄉工廠裡面做過保安、捆鞋帶等雜工,用他的話說“不違法的事我都做”。得知記者來採訪他們這樣的普通群眾演員,老胡先給記者普及了一下群眾演員的常識,“群眾演員分群特、小特、中特和大特(替身),群特是最低級的演員,沒有臺詞,最多也只是‘沖啊殺啊’之類的臺詞,一般10塊錢一個小時;小特有幾句臺詞,150塊一個小時;中特臺詞適當增加,300塊一個小時;大特臺詞較多,還有的做替身,每小時300塊錢起,具體多少要和劇組商量。”記者問老胡都演過哪些角色,他說:“我演過包青天的替身,還給鄭則仕做過替身,當然也是拍背影,鏡頭都卡到胸部以下,不帶臉部特寫,都是我來完成的。”老胡說他來橫店混了3個多月,基本每個月有20天在拍戲,一個月一兩千塊錢的收入,他知道橫店混得最好的群眾演員一天就可以賺到8000塊錢,但他始終沒見到這個人,更多的時候是每天只拿到40塊錢的酬勞。
    提到偶像,老胡說:“王寶強是我的偶像,哦,他不算是,我只是想走他走過的路,我的偶像說出來怕大家笑話,是劉德華,因為他也是從群眾演員走出來的。我查了他的資料,他拍過100多部電影,唱過1000多首歌,他非常勤勞,也是從群眾演員做起的。”當得知記者曾經專訪過劉德華,老胡馬上興奮地說:“你有沒有他的照片給我一張哦,我長這麼大就見過他兩次,一次在北京,一次在溫州,都是開演唱會,花了1000多塊錢買的門票,我在橫店還沒看到過他。他選群眾演員的要求很高,要一米八,高中畢業,我達不到他的要求的,在這裡100個人恐怕也只有十幾二十個人有高中文化水平,我沒有文憑。”
    3個月中,老胡很勤勞,參演過30多部戲,《包青天》、《剿匪英雄》、《劉黑仔》、《絕愛之城》、《蒼狼》等等,“我把我演過的戲都寫在自己的本子上了,我現在平均一天能賺50塊錢。”究竟什麼樣的人才能當群眾演員呢?老胡向記者透露,“想當群眾演員長得過得去就行,不要太突出,也不用太難看,就是扔人堆里找不到的就好,我就是這種人。橫店4月份是拍戲旺季,高峰期的話,我一天要跑兩三個劇組,我要向我的偶像劉德華學習,一天跑三個劇組就賺120塊錢,跑兩個劇組就賺80塊。”
    記者看到老胡的額頭上文了一道彎彎的月牙,這是他演過包青天之後,導演幫他在額頭上文的,問到他以後怎麼接別的戲時,他說無所謂,“如果導演看得上就給你拍,看不上也沒辦法。”
    ■現實篇
    混口飯吃,實在不行就回東北
    老董,32歲,四平人,畢業於吉林大學中文系。
    老董從老家到橫店,再從橫店到老家,來來回回多少次自己都數不清了,“東北話講,我不是個省油的燈,挺能折騰。”從學校畢業後,老董做過很多工作,但從內心最喜歡的還是當演員,老董拍過《風箏》、《陸小鳳》、《決戰上海灘》、《咱們村裡的女人》,都是一些不太出名的戲,“這圈子挺現實,沒錢沒關係,不好做演員,王寶強,哼。”老董很蔑視地哼了一聲,“他是我們的目標,也害了一群人。”老董不愛談自己的事,只是給記者講了三件親眼看到的事。
    第一件事是個悲劇,橫店群眾演員男多女少,但絕對不代表女演員戲就一定多,去年一個從溫州來的女孩,為了追求理想來到橫店,原本以為這是個每天都可以和明星近距離打交道的天堂,但誰承想經常是多日接不到一個戲,演員之間也是分幫分派複雜得很,一個小姑娘既沒人際關係,又不懂世故圓滑,哪能吃得了這麼大的苦,“眼看沒有戲演都要吃不上飯了,半年後,她的老爸把女兒接回老家,據說回家之後就跳樓了。”
    第二件事仍是悲劇。騎馬的戲在電視上很帶勁,但拍起來卻危險性十足。老董說橫店的馬跟北京影視基地的馬比起來脾氣大很多,他之前認識個群眾演員,在劇組裡做替身騎馬時,不小心被馬踢中胸部,左胸骨當時斷了3根,兩個膝蓋也被踢碎,劇組雇了架直升飛機把這個人接到醫院搶救,最終保住了性命,最後此人選擇了私了,拿了劇組給的兩萬塊錢,在“從此互不相干”的協議書上簽了字。
    第三件事和老董自己有關,老董是當兵出身,是打過槍的人,他說他願意接槍戰戲,“扛起槍那一霎,總能讓我想起當兵的日子。”槍戰戲最危險,老董給很多群眾演員普及過如何保護自己,“很多槍戰是實彈發射,都有生命危險,正常端槍槍托都要頂住肩頭,拍戲的時候一定要向上端,擋住耳朵,鋼盔必須向下壓,壓到只能看到前方一米遠的地方就夠了,這樣眼睛和耳朵保護住了,就會少受很多不必要的傷。”還有爆炸戲,“爆炸戲分土彈和火彈,土彈相對安全一些,可以離爆炸點近一些,炸飛的效果更好,火彈很危險,開始拍的時候,有一次幾顆火星順著後脖頸滾進衣服,我的後背立馬被燙出幾條水泡,從那之後,每次拍攝爆炸戲時,我都會把衣領豎起來,遮擋住那些不長眼睛的火星。”記者從輓起的衣服下,看到老董身上星星點點的有多處拍戲留下的傷疤。
    老董說自己每天早上5點半就在演員工會等戲,如果有戲就在組裡吃盒飯,如果沒有就在這裡隨便找個地方吃一口,這種日子已經有幾年,“現在我每個月能賺一兩千塊錢,不咋夠花,看看吧,實在不行就回東北找點營生乾。”老董把手機掏出來給記者看,屏保是個大美女,“這是我媳婦,現在在韓國呢,漂亮吧!”記者正要問兩人如何面對常年分開的日子,老董補了一句,“我倆離婚已經8年了”。
    ■個性篇
    看到煩的導演就不背臺詞,還曾把陳道明噎得半天說不出話
    老郭,55歲,河南開封人,被譽為“橫店最跩的群特”。
    老郭,滿臉大鬍子,一搭眼就能看
    出是個個性十足的人,他在橫店已經待了12年,拍過《狄仁傑之通天帝國》、《西游·降魔篇》、《畫皮》等大製作的戲,但臭脾氣是遠近聞名的。
    劉德華拍《狄仁傑之通天帝國》時
    親自到橫店選群眾演員,一眼就看中了老郭,本來是想給老郭一個十分重要的角色,但在讓老郭試戲的時候,老郭卻拒絕背臺詞,堅決不演。“理由很簡單,還沒跟我談價錢呢,我背什麼臺詞啊。”老郭很現實,當然最後那個重要角色順理成章落到了別人頭上,他也只是混了個很小的角色。
    都是因為拒絕背臺詞,老郭的角色
    從大到小。在周星馳的《西游·降魔篇》中,老郭只演了個發愣的漁夫,在趙薇參演的《畫皮》中老郭演過一個嫖客。有一次,老郭在陳道明面前抽煙,陳道明讓他把煙掐了,老郭衣服一甩,一點沒給腕兒留面兒,一句“我抽煙關你什麼事”把陳道明噎得半天沒說出話。
    有人說如果老郭不是這麼牛、這麼
    跩,早就紅了,老郭卻說:“誰不想紅,但他不說價錢,我背什麼臺詞啊,另外,我看有的導演就煩,話都懶得和他說,還背什麼臺詞。”
    老郭的兒子在橫店是有名的槍械
    師,爆破的裝置也都要通過他兒子,所以很多人也慢慢理解老郭為啥這麼跩了,“我是行(háng)乾行不乾,想乾呢出去拍一天,不想乾就在這待著。”
    ■“特型”篇
    “奧巴馬”的夢想
    不是做總統
    “奧巴馬”,29歲,四川人。
    在橫店很少有人知道這個小伙子
    的名字,但是一提到“奧巴馬”就無人不曉,原因很簡單,他長得像奧巴馬。“奧巴馬”上過《中國夢想秀》,夢想是上春晚,最後他的夢想沒實現,橫店收留了他。
    “奧巴馬”剛來橫店的時候因為長
    相太特殊,沒有戲接,啃過饅頭鹹菜,睡過網吧睡橋洞,用他的話說,“橫店沒有救助站,有的話很多人就要直接遣送回家了。”
    “奧巴馬”用三句話總結了橫店的
    群眾演員現狀,“懶漢的天堂,瘋子的樂園,光棍的世界”。道理很簡單,做群眾演員不用出苦大力,橫店是個生活節奏慢的地方,勤快人待久了也會變懶;做群眾演員沒有幾分瘋勁是不足以立足的,今天演精神病,明天演警察,後天可能就要演總統,瞬息萬變的身份變化,讓很多人找不到明確的社會位置,思想多少會變瘋一些;演員的離婚率十分高,群眾演員亦是如此。拍過戲的人都知道,作息時間不固定,長期脫離家庭,都是造成家庭不穩定的決定因素,所以在橫店拍戲的群眾演員,要麼就是舉家前來,要麼就是光棍。
    “奧巴馬”的戲不多,因為長相太特
    別,寫美國總統的戲太少,但是他強調“自己扮農民也很像的”。記者問“奧巴馬”拍過什麼劇,他說有一部叫《哪出兒》的微電影是一位導演量身為他定製的,記者翻看網絡上的視頻,發現這是一部很少人知曉的微電影,就更別提點擊率了,觀眾評論中,更多的人是想知道背景音樂的名字。
    ■記者手記
    採訪這天,遭遇了橫店的桑拿天,當地人都熱得不出門,在“演員工會”足足和這幾位“爺”泡了小一天,從入行聊到今日,更加體會到了“成也王寶強,敗也王寶強”這句話。如果沒有馮小剛,恐怕王寶強今天還在北影門口坐磚頭上啃薄脆煎餅呢,也正是因為出了個王寶強,給更多群眾演員一線希望,讓他們看到了自己的明天,雖然這個“明天”非常渺茫。
    其實,每一名橫店的群眾演員都知道成名有多難,都知道自己離成名相差十萬八千里,但仍是一面給自己打著雞血,一面過著慵懶的生活。一小時能賺8000塊的群眾演員,像神話一樣永遠在別人口中說出,卻從未見過真人,“橫店+群眾演員”,這種組合太特殊了,它無數次讓有夢想的人信心滿滿地上路,也一次次把這些有志之士們重重摔下馬背。
    傍晚時分,太陽移下山頭,我又一次給每個人買了根雪糕,發了一圈煙,然後一一告別,真心希望大家在冷靜之後都能夠思考一番,群眾演員,只是一份工作,並非一場夢。
  本報特派橫店記者 郭艷東 文/圖
  (原標題:探訪橫店影視城群眾演員生存現狀)
創作者介紹

淑女包

mt47mtffk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